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合坝 >

浴血丰碑三河坝激战淬火种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三合坝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当即注册

  笔枝尾山顶的三河坝战役留念馆

  三河坝战役烈士留念碑

  记者采访大埔县党史专家罗斯城

  江水滚滚,大浪淘沙。站在广东省大埔县三河坝战役留念馆前瞭望:远处,北面的汀江,直流而下;西南面的梅江,奔腾不息;三江汇合处,韩江滚滚南去;近处,一座高15米、宽4米的烈士留念碑静静伫立在笔枝尾山顶,“八一路义兵三河坝战役烈士留念碑”——朱德亲笔书写的15个正楷鎏金大字,苍劲无力,浑朴凝重,在阳光的映照下,非分特别耀眼。耸立在留念碑旁的朱德铜像身穿戎装,密意地凝睇着这片他为之浴血战役过的地盘……

  扼守三河坝 苦战三日夜

  会昌战役后,八一南昌起义部队遭到反动派的疯狂反扑。

  1927年9月,起义部队进入福建长汀后,对入粤作出分兵决策摆设:叶挺、贺龙率主力往潮汕成立工农政权;朱德率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及第九军军官教育团,驻守大埔三河坝,阻击尾追之敌,保护主力南下。

  其时,蒋介石嫡派部队钱大钧率领的3个师2个团约2万人,正集结于梅县一带,诡计堵截起义兵后路,与粤军、桂系部队结合,对起义部队构成“围剿”之势。

  大敌当前,不容有失。朱德细心察看三河坝地形后指出,若是我军苦守汇城,会构成背水作战的场面地步。朱德决定连夜东渡韩江到东文部,抢占笔枝尾山、龙虎坑等一带有益地形,修建工事。汇城对岸的笔枝尾山,形如鱼尾、山势险峻,有一山镇三江之势。其时,我军的主力集中在这里,前沿阵地上有三架水龙机关枪,30余里的山头都潜伏着起义部队勇敢的兵士,预备迎头痛击来犯的仇敌。

  “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此控闽赣,失此失潮汕’之称。”在三河坝战役留念园,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甘海洋感伤地说,仇敌至汇城后,不敢贸然渡江,在西岸挖战壕,隔江坚持。

  10月1日下战书,枪声响起,敌军策动进攻,并于三更偷渡。在对岸严阵以待的起义部队,遵照朱德“半渡而击”的指示,集中火力,击沉仇敌大部门船只。

  10月2日,敌军又从抓紧标的目的捉来10多条民船,载兵强渡,均被起义兵击退。

  10月3日破晓,江面浓雾洋溢。仇敌操纵浓雾并在火力保护下,兵分多路强行渡江,对起义兵构成夹击之势。颠末三天三夜的顽强阻击,起义兵杀伤了大量仇敌,保护主力进军潮汕的使命已完成,当晚决定撤离战役。

  三河坝战役留念馆讲解员告诉记者,整个三河坝战役,起义兵共毙敌2000多人,我军也有上千人勇敢牺牲。

  军民鱼水情 播下红色种

  90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三日夜苦战,让三河坝留下了周恩来和朱德、、贺龙、陈毅、、6位建国元帅的脚印,更深刻影响了中国革命的历程。

  起义兵在三河坝地域勾留时间不长,但革命的步履曾经深切人心,扩大了党在农村的影响。起义兵虽然走了,但给粤东北地域播下了红色的种子。

  三河坝战役留念馆记实下这个场景:起义兵来三河坝前一个月,先派有地下工作人员到三河坝境内的汇东等地进行奥秘组织工会和农会。二十五师政治部同时派出工作队,在三河坝一带做群众工作,宣传党的政策,还把一部门交给大埔县委和三河坝地域群众。

  起义部队进城后,商人开门放鞭炮接待,连夜做生意,市道一片繁荣。部队官兵到三河坝后,分住在寺院、祠堂和群众家里。第二天四处张贴安民通告,布告以周士第同志名字出。戎行规律很好,买工具很合理,讲话很暖和,群众关系很好。

  住了几天后,起义兵就在汇城南门外召开群众大会,有2000多名群众加入。站在凳子上演讲的恰是朱德同志,会后还举行请愿游行,加入者手持纸旗,呼标语、贴口号,游行步队振臂高呼:“打垮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等革命标语。

  昔时起义部队第25师师长周士第在回忆录中写道:“颠末策动群众,战役中本地农人武装一百多人与我们并肩战役,配合杀敌。很多农人还燃放鞭炮,协助我们利诱仇敌……”

  三河坝留念馆讲解员说道:“这申明八一路义部队不是打一仗就走,而是一路宣传党的思惟,宣传革命理念,进而普遍策动群众。”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甘海洋认为,三河坝战役中,朱德率领起义兵不畏强敌,不怕流血牺牲,可歌可泣,是起义兵和本地农军配合抗击反动戎行的辉煌典范。三河坝战役提振了大埔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对峙革命斗争的决心,鼓励了泛博人民群众奋起还击的斗志,撒播了革命的火种。

  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叶文益撰文提出,三河坝战役后,朱德总结起义兵南下失利的教训,悟出了一些顺应部队保存与成长的新对策,如改变过去占领大城市的设法,提出策动公众,武装公众,开展武装斗争,成立按照地;又如部队由过去的打正轨战变为打游击战;在战术上,由打大仗改为打小仗。

  朱德本人也曾总结道:“起义兵南下途中,左翼支队由我率领,在三河坝虽然失败,但没有完全打倒。我们由福建退至江西,起头被迫上山,被迫进行游击和平。这有一个益处,从此当前即起头转入准确的标的目的——游击战的标的目的,不是采纳过去占大城市的法子,而是脚踏实地,与群众连系,策动群众起义,建立革命按照地。战术也变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没有把握的仗就‘游’。”

  加入八一南昌起义的肖克将军对这段汗青也有过如许的评价:“没有三河坝战役,就没有后来的井冈山会师。”

  苏区共复兴 红色促成长

  绿竹千竿,见证汗青。

  现在,笔枝尾山腰上,从头修复的战壕掩映在树林中,依托山势层层向下、虎视对岸,见证着一座新城的兴起。飞跃的三江水上,飞跨6座新大桥:三河坝大桥、中山大桥、朱德留念大桥、铁路大桥……这个自明清当前被称为“得此控闽赣,失此失潮汕”的兵家必争之地,现在硝烟散尽,成为粤东一带颇出名气的经济强镇和红色旅游区。

  红色回忆在这里没有褪去。留念馆里还保留着昔时残留的弹片、佩剑;昔时设有起义部队批示所的田氏宗祠,至今屋内墙上还留着昔时起义兵写下的“誓死杀敌”口号。近年来,大埔县高度注重对革命遗址的庇护开辟,把补葺项目自动融入梅江韩江绿色健康文化旅游财产带,并进行细心结构。目前,大埔已对“八一”三河坝战役旧址群、地方红色交通线大埔中站旧址、南方工作委员会旧址、闽粤赣边纵党委旧址、高乾苏维埃当局旧址等奇特红色资本进行了全面的补葺庇护,制造了一批红色旅游典范线路,红色旅游品牌获得进一步凸显,大埔成为广东有影响力的红色旅游胜地。

  红色汗青在这里成长延续。与我省赣南等地一样,地处粤工具北角的大埔县也是地方苏区。为加速大埔县革命老区成长,国务院和广东省别离出台了《赣闽粤原地方苏区复兴成长规划》和《进一步推进粤工具北地域复兴成长的决定》两大复兴政策,使这一山区县实现逾越式成长。近年来,大埔县委、县当局紧紧环绕“两大复兴”政策,鼎力弘扬苏区精力,全县经济社会成长全面提速、成效显著、后劲加强。2016年,全县出产总值80.99亿元,比增9.3%,增幅排在广东省梅州市第一。

  红色基因在这里获得传承。大埔县委原宣传部长兼党史办主任罗斯城,鼎新开放后就不断收集三河坝战役的汗青材料,用20年时间写成《三河坝演义》一书。三河坝留念馆原馆长廖源华是烈士儿女,苦守陵寝34年,陪同忠魂甘于贫寒,对三河坝留念馆的每一个掌故,他都如数家珍。伴随记者采访的大埔县委办公室工作人员罗文燕告诉我们,她外公就是地下党,担任昔时起义部队与工农组织联络。刚加入工作不久的90后讲解员卢艳艳说,从小在三河镇长大的她,是听着红色故事长大的。小时候她不大白,八一南昌起义部队到底是靠什么对峙革命,靠什么打败仇敌。此刻,曾经为旅客讲解了半年多的她早已找到谜底。她指着“誓死杀敌”口号图片说:“八一路义兵是由中国带领的革命武装力量,虽然在三河坝战役中遭降临时的波折而转移,可是八一路义兵兵士们那种艰辛、英勇的精力,处处爱护人民的步履,给本地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人心倾向,人民一直把戎行看成本人的灯塔。”

  烽火的硝烟虽已散去,但起义部队留下的贵重精力却永载史册。每年严重节日,闽西龙岩、粤东潮汕、梅州等地前来怀想敬仰烈士和接管爱国主义教育的人群川流不息。本年上半年,三河坝留念公园就欢迎旅客27万余人次。

  在三河坝战役烈士留念碑底,沉睡着数百具烈士遗骸。紧挨着留念碑基座旁,则矗立着一方不起眼的墓碑,雕刻着一段高尚军魂与骨肉情怀的时空对话。

  墓主叫孙淑珍。她的父亲是三河坝战役的烈士孙树成,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时任起义兵第二十五师74团团长,战役中血洒河腰,年仅27岁。孙树成牺牲时,独生女孙淑珍才2岁,5岁时母亲也遭反动派杀戮。之后58年,她不断在寻找父亲的下落,直到1983年看到《人民日报》连载的《浴血奋战三河坝》提到父亲的名字。她喜出望外,仆仆风尘,后来颠末老战友们简直认,孙树成终获追认为革命烈士。

  生前未相见,身后续亲缘。1984年清明,孙淑珍和家人千里迢迢来到三河坝,哭祭父亲,在留念碑附近取了一包土作为“骨灰”,带回河北家乡依靠哀思。1997年,73岁的孙淑珍归天留下遗愿,但愿葬在三河坝烈士留念碑旁,在九泉之下能够获得父爱,尽点孝心。经请示国度民政部分核准,白叟的心愿得以实现,墓碑上就写着“孙树成烈士女儿孙淑珍墓”。

  芳草萋萋,斯人已远。当讲解员带着我们敬仰墓碑时,看到孙淑珍墓碑前已有不出名的旅客奉上了一束鲜花,吐艳芬芳。

  一把驳壳枪的故事

  在三河坝战役留念馆中,陈列着一把驳壳枪,是昔时建烈士留念碑时从地下挖出来的。

  “1963年建碑时和1974年扶植留念碑围栏时,挖出2000多个骨骸,此刻埋在留念碑下面,还有、枪弹和物品。”三河坝战役留念馆讲解员引见,此中一具遗骸别有驳壳枪。经考据,这恰是起义兵第二十五师75团第3营营长蔡晴川利用的手枪。

  昔时的三河坝战役非常激烈,起义兵操纵笔枝尾山的天险,与人数是起义兵近10倍的仇敌苦战。如许一场力量悬殊的战役,不断打了三天三夜,起义兵部队牺牲也很惨重,第三晚决定撤离。起义兵第二十五师75团第3营衔命留守,要求苦守阵地至次日清晨,保护大部队撤离疆场。此时,75团第3营只剩下200多人,弹药也不多。

  在笔枝尾山顶阵地,营长蔡晴川率领全营官兵誓与阵地共存亡,多次打退敌军进攻。最初,1万多仇敌包抄阵地,起义兵兵士们打完最初一颗枪弹,跳出战壕,与仇敌肉搏。年仅24岁的营长蔡晴川身负轻伤,仍借着微弱的月光,从仇敌尸体上抓起一支步枪,插上刺刀,拼尽全身力量,向一个敌兵刺去,刺刀插进仇敌的胸膛,勇敢的营长也倒了下去。全营官兵只剩下两个负伤先撤的兵士,此中一个就是后来的建国将军许光达,其余全数壮烈牺牲。

  百年私塾的红色印记

  分开三河坝,沿省道穿过大埔县百侯镇,往潮州饶平行进,山路蜿蜒,森林茂密。在饶平县上饶镇朱德广场的一侧,有一间极具古民居特色的房子,门楣上方写着“全德学校”四个大字。这间老屋原是一座私塾,始建于清道光年间,迄今已有近200年汗青。更不为人知的是,这座私塾就是茂芝会议旧址。

  1927年10月4日,颠末三河坝苦战,朱德率领部队沿着这条路线,预备到潮汕与主力部队汇合。此时,他们不晓得,在潮汕的主力部队曾经失利。10月5日,颠末日夜兼程,朱德率领的起义兵达到饶平茂芝。然而,欠好的动静很快传来:起义兵主力在揭阳和汤坑一带失败、潮汕失守、部队被打散。此时,驻扎在茂芝的起义兵处境极其危险。外部,是集结于潮汕和三河坝地域的反动戎行5个多师共3万多人,正构成合围之势,诡计毁灭革命火种;内部,是部队与地方及前敌委员会得到联系,士气降低,军心不稳。

  部队向哪走?路在何方?在这求助紧急时辰,10月7日上午,朱德在全德学校掌管召开军事决策会议。会议否决了关于闭幕步队的建议。会议同一认识,作出决定:2000多人的起义部队,继续高举“八一”南昌起义旗号,将革命进行到底。会议制定军事策略,按照“荫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决策摆设,向仇敌力量亏弱而群众根本比力好的湘、赣鸿沟挺进,开展游击战。

  一本写了二十年的书

  “没有人比罗老更领会这段汗青了,他对峙二十载撰写的《三河坝演义》一书,地方电视台前不久还方才采访了他。”在大埔县,听到我们采访三河坝战役,本地县委办工作人员建议我们先拜访大埔县委宣传部原部长、首任党史办主任罗斯城。

  86岁的罗老精力矍铄,思维清晰。得知我们是来自江西南昌的记者,更是打开了话匣,声情并茂地讲述本人与三河坝的故事。

  罗老向记者回忆道,本人真正起头走近这场战役,是一次机缘巧合。1980岁首年月春,县委指派罗斯城欢迎北京来客——朱德之女朱敏、昔时参战的赵鎔中将等人,赴三河坝战役现场,察访朱德的史实。本地60岁以上白叟被召集起来座谈,与赵鎔中将一路回忆昔时战况。罗斯城在现场听后十分打动,也对三河坝战役有了较深条理的领会和认识。作为首任县委党史办主任,罗斯城随后放置8人兵分各路在全国范畴内搜集党史材料。在拾掇编写三河坝战役史料时,罗斯城撰写了一篇以“浴血奋战三河坝”为题的稿件投送《梅江报》社,很快被采用了,题目被改为《三河坝演义》,连载3天。文章颁发后,不少党史专家、亲历者和革命烈士儿女纷纷写信激励罗斯城,并热心为他弥补史料。

  “我起头写关于三河坝战役的研究文章,开初是工作,后来是一份情结。”罗老引见,从1982年8月报纸上的三回稿见报,到2002年7月正式出书刊行《三河坝演义》,历时20载。期间,他先后数十次赴党史部分和外埠汇集材料,使得这本书由薄弱变为厚实,由最后6000字到最初17万字。(记者 魏 星 卞 晔)

  航拍200余台挖机“终结”南昌龙王…

  抚州市市长张鸿星与网民在线交换

  航拍江西婺源洪峰过境

  颜赣辉任宜春市委书记

  鄱阳湖、长江九江段及修河全面超警武警…

  洪水预警升级!江西水文局发布洪水橙色预警

  江西婺源:灾后景区连续开放迎客

  南昌终究要放晴啦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本文链接:http://ferdosyan.com/shb/336/